COPYRIGHT © 深圳夯墨美术文化有限公司    粤ICP备17149132号-1       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汕头

画家风采



 

陈履生

 

余少时搦管,曾提墨水瓶上学,于教室习大字,仅此而已,并无家学可言。常听长辈说字是门面,谆谆教导要写好字。为门面计,余习字亦算认真,然不知何为书法。家父经常督促,望子成龙,能够为其照相馆写合影之纪念文字。是时以横平竖直之美术字为流行,因其脱离楷书之古旧,而显现新社会之风貌。文革始兴,能书写者成为骄傲,而写好写坏皆成文章呈铺天盖地之势,为书写增其社会价值。而人生之理想,在别无他途中以手艺立足,更需加倍努力。使钢笔、粉笔,抄写板报,皆为锻炼,得端正之体,求美观之形。读书无用时代,竟有书写之动力,实因前途泯灭,唯此孤途,不得已而为之。中学后方知以碑帖为本,却一册难求,或付之一炬,或封存于馆中。唯有语录诗词本流行于市上,亦恭敬待之,每日临写不辍。后习颜真卿,已近弱冠之时。磨墨、读帖、临写于朝夕之间,经年不断,稍有所进,却不得要领,乃不知其史,更不知所论。于运动迭起间却大有作为,成江州一写手,亦小有声名,却与书法相隔。直至南京就读,方知书法之道,继续临写,却能揣摩个中理论与传承。然书者乃课业之余事。数十年间,多看少写,少写多论,不觉翻转又一世纪。其间书写基础却惠及绘画,见证书画同源之理。故画上常有题跋,以示坚守旧学,亦表个人喜好。久之又惠及书法,虽不成家,亦未有成家之想,却满怀信心。年来兴趣陡增,又得友朋之爱,更难以止步。书己所思,写己所爱,法于其中,亦在其外。乞望人书俱老,殊不知,人老而书难老。书法之难,难于上青天矣。